• <i id='CT1yJ'><tr id='CT1yJ'><dt id='CT1yJ'><q id='CT1yJ'><span id='CT1yJ'><b id='CT1yJ'><form id='CT1yJ'><ins id='CT1yJ'></ins><ul id='CT1yJ'></ul><sub id='CT1yJ'></sub></form><legend id='CT1yJ'></legend><bdo id='CT1yJ'><pre id='CT1yJ'><center id='CT1yJ'></center></pre></bdo></b><th id='CT1yJ'></th></span></q></dt></tr></i><div id='CT1yJ'><tfoot id='CT1yJ'></tfoot><dl id='CT1yJ'><fieldset id='CT1yJ'></fieldset></dl></div>

    <small id='CT1yJ'></small><noframes id='CT1yJ'>

    <legend id='CT1yJ'><style id='CT1yJ'><dir id='CT1yJ'><q id='CT1yJ'></q></dir></style></legend>

        <bdo id='CT1yJ'></bdo><ul id='CT1yJ'></ul>

      1. <tfoot id='CT1yJ'></tfoot>

      2. 荔枝大王“圆梦”盒马村

        随着荔枝进入丰收季节,一些新鲜的荔枝开始陆续上市,爱吃荔枝的“吃货们”又有口福了,与此同时“荔枝价格大跳水”、“荔枝2元一斤”等话题,也在近日频频登上微博热搜。在荔枝丰收的季节,“果贱伤农”的现象再次出现无疑是对果农辛勤劳动成果的再次打击。

        而导致“果贱伤农”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就在于盲目种植、没有开发升级新品种,事实上果农们面临的现实情况要比这复杂的多。对此,从业30余年因培养30多个荔枝品种而被誉为“荔枝大王”的吴开茂老人深有体会。

        荔枝大王的困惑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海南当地人,吴开茂从1985年就开始从事荔枝种植了。经过三十多年的嫁接和培育,如今吴开茂已经培育了30多个新品类,其中新球蜜荔和南岛无核更是通过了可以大规模推广的品种认定,但吴开茂的新品种在推广环节却遇到了重重困难。

        首先,由于新品种荔枝存在价格偏贵、销路不畅等问题,导致新品种荔枝很难实现规模化种植。荔枝新品种由于种植规模小、成本高、销路窄,导致大部分农民都没有信心去尝试新品种,更别提供产销规模化了,而这正是吴开茂在新品种推广中遇到的第一道坎。

        其次,荔枝生长的极端地理环境,也影响到了荔枝的收成。由于海南当地荔枝多生长在火山岩地带,而火山岩地带的高温干旱,会直接导致荔枝的产量下滑。据了解,2019年,吴开茂自己种了上百亩的南岛无核,由于在收成之前几个月,遇到了复杂多变的极端天气环境,地里又没有水肥一体的设备,南岛无核几乎颗粒无收。

        事实上,吴开茂的新品种在当地同质化严重的老品种(如妃子笑)中,具备很强的差异化优势,并且其初期投入成本并不算高,但大家仍然很难接受吴开茂的荔枝新品种,这成了“荔枝大王”的一块“心病”。

        传统“小农经济”的弊病

        从我国农业的发展现状来看,吴开茂的“心病”或许并不难理解。作为我国农业发展的基本形态,“小农经济”在我国已经有很长的发展历史了。但发展至今,“小农经济”协作方式的弊病也日益显现。

        一方面,分散的“小农经济”生产方式,仍制约着农业的规模化发展。由于“小农经济”以家庭为生产单位,这就使得彼此之间的协作性不高,农产品的规模化推广成本高、难度大。以吴开茂为例,其新品种荔枝想要得到大规模种植,需要跟每一个家庭单独进行沟通,新品推广并不容易。

        同时,农业从产到销的长周期,农产品推广的高试错成本,都让很多农户对新品种推广望而却步。以荔枝为例,其早期的种植至少需要三年,走入市场还需要“试错试销”来测试用户反应,农产品品质和供应售后也需要根据市场反馈加以改进。正因为如此,大部分农户甚至农业企业,都不愿意尝试新品种。对他们而言,还是种目前‘好卖的’比较保险。

        另一方面,冗长且有限的传统农业流通渠道,在增加农产品流通成本的同时,也对种植端产生了“反作用力”。以荔枝为例,传统的荔枝销售主要依靠当地的分销渠道,冗长的销售链条,除了直接增加荔枝销售的成本之外,还会增加由于“供销信息不对称”带来的“种植误判”风险,并由此导致“果贱伤农”现象的发生。

        另外,“看天吃饭”的传统生产方式,也让农产品的产量存在很大的变数。长期以来,“看天吃饭”的生产方式,让农民在对抗极端天气方面的能力很弱,吴开茂的“新品荔枝”大规模减产就说明了这其中的风险。正因为如此,在选择荔枝新品种植上农户们顾虑重重。

        荔枝业的突围:盒马村全链路供给体系

        作为盒马全链路供应体系的重要一环,5月19日海南首个盒马村的出现,为困扰海南荔枝产业已久的难题找到了新的解决办法。笔者认为,盒马主要从三个层面帮助海南荔枝农户解决了困难。

        其一,盒马村打牢“农业地基”

        荔枝大王的两大困惑之一就是“看天吃饭”,对于异常天气几乎是束手无策,构筑一个强大的“农业地基”也就变得尤为重要。

        盒马村一方面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如水肥一体化、小型气象站建立等措施,能够极大提升基地对反常天气的应对能力;另一方面,通过组织农业专家等定期培训,提升农户在绿色科学种植等方面的能力,让荔枝种植业的科学性和稳定性大大提升。

        此外,盒马村通过形成包括果源、物流管理等一系列荔枝标准化流程,能够帮助农户实现荔枝从种植前端到销售端、物流端的标准化和科学化。

        其二,盒马模式线上线下一体化

        荔枝大王的另一个困惑就是前面提到的“销路不畅导致难以实现规模化种植”也是重要原因。在商超同质化竞争激烈的现在,“人无我有”成为盒马重要的选品战略。

        盒马模式的线上线下一体化并不仅仅只体现在帮助荔枝农户解决销路问题,通过多渠道的消费者数据,盒马能够“实时”把数据快速反应同步到农户种植端,为农户种植荔枝品种提供最真实的数据反馈,从而为农户新品种的种植和规模化提供指导。

        其三,全程数字化

        数字农业正在成为中国农业快速发展的助推器,海南盒马村的出现真正的内核就在于能够帮助农户实现从荔枝种植、品控、仓储、销售、物流配送等全程数字化。

        在荔枝上游的种植端,借助盒马的数字化,农户不仅能够提升荔枝产量,还能够提升荔枝品种的品质;在中游的品控、仓储等环节,数字化能够减少荔枝流通中的耗损,保持荔枝的新鲜度和口感;在下游的销售等环节,数字化能够实现荔枝的快速精准化营销,甚至还能引导整个荔枝产业向高溢价、高附加值的品牌化方向发展。

        盒马的农业情结

        而从国内整个农业发展现状来看,要想彻底解决传统农业的“沉疴旧疾”,非下一剂猛药不可,但长期以来农业投入过低的问题却一直存在。盒马在这样的背景下,重仓农业供应链的升级改造,自然有着更为现实的考虑。

        首先,从推动行业发展角度来说,我国农业的发展需要有担当的引领性企业“打前站”。不论是建立盒马村还是推出产地仓,盒马都在以自身的力量先行先试,来引领整个行业向前发展。

        虽然多年来国家大力推动财政资金向农业倾斜,但是“三农资金”投入不足的问题却一直存在。加上“小农经济”的现实瓶颈,又让很多社会资金对于投入农业发展的意愿不强。盒马通过重资参与农业全产业链开发,正在引领更多市场主体(如农户、农资企业等)参与到农业的建设中来。

        其次,盒马作为新零售平台,通过推出盒马村、产地仓等新模式,直连消费者,一改过去产销“割裂”的局面,使市场需求、顾客反应能够及时同步到种植端一方,极大地避免了由于“产销不对称”造成的“果贱伤农”现象,让生产更加科学、效益更好、质量更高,全方位助力农业的数字化转型。

        随着国家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力度的加大,以及更多农业从业者参与进来,已经先行一步建立优势的盒马,也将在农业的大发展中分享更多的市场红利。

        如果看完上文,想必朋友们应该明白"「雄安新区地热股股票」荔枝大王“圆梦”盒马村"了吧?已经在上文为大家做出了讲解,相信大家在看完上文之后一定能够明白了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