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oot id='KM6eC'></tfoot>

      <small id='KM6eC'></small><noframes id='KM6eC'>

      • <bdo id='KM6eC'></bdo><ul id='KM6eC'></ul>
    1. <i id='KM6eC'><tr id='KM6eC'><dt id='KM6eC'><q id='KM6eC'><span id='KM6eC'><b id='KM6eC'><form id='KM6eC'><ins id='KM6eC'></ins><ul id='KM6eC'></ul><sub id='KM6eC'></sub></form><legend id='KM6eC'></legend><bdo id='KM6eC'><pre id='KM6eC'><center id='KM6eC'></center></pre></bdo></b><th id='KM6eC'></th></span></q></dt></tr></i><div id='KM6eC'><tfoot id='KM6eC'></tfoot><dl id='KM6eC'><fieldset id='KM6eC'></fieldset></dl></div>
      <legend id='KM6eC'><style id='KM6eC'><dir id='KM6eC'><q id='KM6eC'></q></dir></style></legend>

    2. 「西安期货配资」康得新开撕北京银行!

      • 配资平台
      • 2021年02月24日 11时02分19秒

      开撕北京银行!康得新百亿存款迷局演出第二季,直指现金管理协议违规无效,已向监管层投诉“开撕”!*ST康得百亿存款迷局,在经历了与北京银行装傻、甩锅等戏码后,开始演出第二季。5月15日晚间,*ST康得公告称,公司已于5月14日向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宣布商务函,指出《现金管理事务协作协议》因违背法令而自始无效,要求康复相应子账户的独立性,并保存采取进一步法令行动维护相关公司利益的权力。公司管理层已将西单支行的违规行为向监管部门进行投诉。剧情为何发展成这样?让我们先看看前情回忆:122亿元存款 “不知去向”*ST康得最近这次爆雷源于2018年年报中122亿元存款余额“不知去向”。公司3名独董和会计师事务所对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122亿元存款真实性提出激烈质疑。原因是这笔存款既不能用于支付也无法履行,而且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从前口头回复“可用余额为0”。跟着深交所的两轮问询,问题的中心——控股股东康得出资集团与北京银行签订了《现金管理协作协议》曝光。依据协议,其账户余额依照零余额管理,即各子账户的资金全额归集到康得出资集团账户。简单来说,就是*ST康得账上的钱,会主动划到母公司账户上去,而公司网银上还显示有这么多钱。当事两边,一个是旧日的千亿市值白马股,一个是上市城商行“领头羊”,故事的走向却越来越“狗血”。一开始是“一问三不知”。看看*ST康得怎么回复重视函的:1、因为公司无法核查康得出资集团账户的现金流动状况,公司现在无法确定公司资金是否已经被康得出资集团非经营性占用。2、直至公司无法如期兑付本息,公司收到法院产业保全文书后,才发现康得新及康得新光电西单支行账户的实践余额为0。北京银行方面,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向北京银行了解联动账户信息,北京银行工作人员在电话回访中未予回复。在装傻的一起,两边还不忘相互甩锅。*ST康得称:1、作为《现金管理协作协议》的主办行,西单支行隐瞒了货币资金存放的问题,并未提示公司。2、西单支行亦不配合展开进一步调查,公司无法经过康得新及其部属3家公司的账户了解到联动账户内部运行状况。公司已向证券及银行监管部门投诉,在有关诉讼中向法院申请追加西单支行作为被告。5月9日,北京银行总行也进行了回应,粗心是“这锅我不背”:1、“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与康得新缔结的《现金管理事务协作协议》,是各方依照《合同法》相关规则,本着自愿、平等准则签署。合同缔结的行为契合相关法令规则。”2。、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询证函回函,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于4月26日寄出,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于4月29日早9点签收。故北京银行未对其出具的询证函予以回复的状况与事实不符。关于问题的中心,122亿元存款到底去哪了?两方谁都没说清楚。直指协议违规无效剧情进行到这里,*ST康得直接演出第二季,开撕北京银行。与早前回复交易所问询的含糊不清相反,公司在5月14日向西单支行宣布的《商务函》中亮明态度。*ST康得直接确定《现金管理事务协作协议》属违规协议,自始无效。要求康复相应子账户的独立性,并保存采取进一步法令行动维护相关公司利益的权力。*ST康得进一步表明,公司管理层已将西单支行的违规行为向监管部门进行投诉,后续将依据国家相关法令法规采取进一步办法,减轻对公司、债权人和出资者形成的丢失。*ST康得提出的依据主要有两点:一是《现金管理事务协作协议》不契合《上市公司管理准则(2018)》第68条关于上市公司独立性的要求,即,“控股股东、实践控制人与上市公司应当实施人员、财物、财政分开,机构、事务独立,各自独立核算、独立承担责任和危险”,严峻违背了上市公司的财政独立性,从而极大的损害了公司正常的运营状况与广阔股东的切身利益;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2015年批改)》第6条规则,商业银行应当保障存款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任何单位和个人的侵略,《现金管理事务协作协议》违背了法令、法规的规则,导致了公司及部属3家子公司货币资金丢失。《现金管理事务协作协议》因违法而自始无效!最终,*ST康得向西单支行提出,正式通知其立即免除《现金管理事务协作协议》,退出现金管理服务网络,康复相应子账户的独立性,请西单支行予以配合。后续剧情值得期待*ST康得的一封《商务函》,将对立的焦点都指向了北京银行。此前市场人士也纷繁吐槽,认为银行的现金池事务成为了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新套路,并质疑这是造假行为。不过,业内人士指出,现在许多银行都在展开现金池事务,银行有民事合同,子公司是有出授权书的,一般都是合规受监管的。从两边的表态中,也可以看出分歧所在:*ST康得在回复重视函时,一直说是控股股东康得出资集团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订了《现金管理协作协议》。关于具体操作公司并不知情。而北京银行总行的回应则称,是和上市公司*ST康得缔结的《现金管理事务协作协议》。在*ST康得回复函附件中,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ST康得和部属3家子公司都和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订了现金管理服务网络加入申请书。某大型律师事务所律师剖析,现金管理协议一般是在集团内部,参加主体都是全资子公司。如果里边夹着一个上市公司,就有问题。上市公司是需求独立表决的。这个协议的效力存疑点就在于没有表决程序,即经过董事会、股东大会表决。如果表决了的话,当初就应该公告。业内人士指出,今年2月,*ST康得董事会进行了大换血。从近期上市公司关于实控人钟玉被采取强制办法的回应,以及和北京银行现金管理协议的表态,新一届董事会与大股东做出切割的痕迹很明显。而“自始无效”四个字可能会为后续剧情埋下伏笔。上述律师表明,*ST康得的表态是,现金管理事务协作协议因违法从一开始就无效,后续还将依据国家相关法令法规采取进一步办法减轻丢失,意味着两边还将就此产生争议。 (责任编辑:盛名配资)

      "「西安期货配资」康得新开撕北京银行!"了吧?

      如果看完上文,想必朋友们应该明白"「」「西安期货配资」康得新开撕北京银行!"了吧?已经在上文为大家做出了讲解,相信大家在看完上文之后一定能够明白了吧

      标签:

      相关文章